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信诚电子。



    宋佳原本是名跟单文员,组建电商部门后才调了过去;



    现在的这份工作,可以说是朝九晚五,除了周末可能要加一天班,平时基本上都可以准点下班;



    没什么加班费,工资自然高不到哪里去,比一线的员工还要低一些,但是她去做得很开心。



    一个环境,一种生活,早晨,宋佳用饭盒带着自己昨天晚上精心制作的几个小糕点,再加上路边打包的一份早餐,搭着公交来到公司;



    办公室人员和产线人员还是有些区别的,至少办公室人员可以带一些食品到自己的办公位上去,甚至可以占用一点上班时间吃些小点心,宋佳准备的点心,其实就是拿来让同事尝的;



    这样的事情,上司一般都不会说,否则也未免过于不近人情;



    也正因为这样,无论是电商部这边,还是主办公区域,其实刚上班的十来分钟,一般都不会有什么领导过来巡视,算是一种约定俗成的风气;



    然而,今天宋佳刚刚打完卡,进到办公室,把早餐和糕点放到办公桌上,还没来得及开机,便看到自己的上司黄杰走了过来,步伐匆匆....



    “杰哥,早上好!”宋佳很是大大落落地打了个招呼。



    “早,”黄杰点了点头,露出了个笑容:“电脑还没开啊?”



    “刚到公司,正准备开,”宋佳说着有点不好意思地弯下腰,按下主机的电源键。



    “这样,小佳,你这两天工作量会有点大,可能需要加班,”黄杰说道。



    “没关系,我能忙得过来,无论如何,我都会把公司的事情完成了再下班,”宋佳很爽快地应道。



    黄杰似乎有点欲言又止,最后扔下一句话:“有什么困难记得及时找我....”然后就匆匆走开了。



    宋佳对此不以为意,只是觉得上级今天好像有点怪,以往一周也不会到自己这里一次,今天这么早就来了...



    不过,看到黄杰走的方向是市场部的办公室,她心里也有些了解,应该是有些什么事急着到市场部去谈,然后路过自己这里时顺便打个招呼;



    对的,应该是这样的!



    然后,宋佳继续着她往日例行的动作:一边吃早餐,一边看一下邮件,还有刷一下公司电商系统的后台;



    她觉得上级给她安排了个好差事,专门负责那个一帆科技的电商销售,有空余时间后才去帮助其他同事处理公司的其它订单;



    这个一帆科技的产品,一天也卖不出多少个,自己每天只要花一个小时就处理完了,其中还包括跑到仓库里提单取货,再贴标签发快递的时间在内....



    比起自己以前的工作量,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算是无比舒适的美差....反正只是这个客户的产品没有订单,又不是自己转单转不过来....



    正当宋佳还在美滋滋地吃着早餐的时候,自己的电脑终于登入了慢悠悠的公司电商系统,进入到自己的界面后,她直接傻了眼:



    昨天自己明明是把所有的订单都处理完了才下班的,这才一个晚上过去,就突然冒出来一满屏的未处理订单.....



    这可是以前一整天,甚至两三天都达不到的量,更可怕的是,系统显示,下翻至少还有十页....



    ‘什么时候这东西变得这么畅销了?’



    宋佳心中满是疑惑,不过却不敢怠慢,三两下把手里的早餐给消灭了,然后打起精神来开始工作....



    公司的电商系统还没那么智能,只能一个个订单确认,确认的同时也会自动打出快递标签;



    在确认完订单之后,再在系统里提交,在提交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就可以去仓库提货,发货,总之这是一个半防呆的过程;



    也就是这个过程,宋佳自然会看到每个订单里的要求,或者说买家留言;



    宋佳也是看了几条买家留言,只是觉得有点奇疤或者说古怪:



    别的产品的买家,宋佳之前也处理了好一段时间,一般不是问要一些小配件或者小礼物,就是留言些什么快点发货之类,但是从遇到没有这样子的;



    什么快点发货,等着捉女干神器去干大事!



    什么要一条放车里,一条放家中,求购车载充电器的....



    还有更奇疤的,竟然向卖家求各地大游池分布及游览指南....



    很多信息,宋佳都选择性忽略了,她只是在心里想着,这是一个奇怪的产品,拥有着一群奇怪的用户;



    然后,只是处理完一页,却又发现又增加了不少订单的她终于拿起了手机,翻到了上司的号码,拨了出去....



    ——————,



    珠市,



    凌志正在一家五金加工厂里参观着,说实话,他并不喜欢来五金厂审核;



    因为由于职业的特殊性,五金场里的环境实在是好不到哪里去,遍地油污,四处废屑,即便是5S搞得再好,总还有那震耳欲聋的噪音,还有扑鼻而入的味道.....



    加工厂里面,业务经理还在满脸堆着笑容,很认真专业地向凌志介绍着自己这家厂的各种优势:



    设备如何齐全,加工精度如何高,加工成本是如何低廉,品质控制是何等严格,现场管控是多么的规范....



    凌志一边听,一边走着看着,不时也能在他们的产线上发现管控不足的地方,只是拿来笑着指指,却也不说什么;



    比如说,挂在设备上的作业SOP与实际生产的产品不符,或者设备没有进行产前点检,再或者校验已经过期;



    然后,看着那个业务经理把责任人员叫过来,要求立即整改,并且红着脸一通解释....



    凌志笑着点头,他没怎么出声,倒不是很享受这种过程,而是这些不足的地方,可以让他在谈价格的时候,加上一些筹码;



    毕竟一帆科技现在并不是什么知名的大企业,无论是小加工厂或者大供应商,都不会以与自己合作为荣,也不能成为供应商宣传客户品牌的一个点;



    所以,只要价格谈不拢,很容易就会谈崩,这就必须要把握住一个平衡点,让对方即能有钱赚,又不会赚得太多.....



    这些在对方产线上找到的管控不足的地方,就可以在谈判的层面上降低对方的档次,从而进行压价;



    这就好比一个全无尘温湿度管控的防静电车间和一个小作坊相比,代工的单价肯定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要相差很多个量级;



    照着这个供应商的计划,是早上花两个小时让他看完所有的车间及设备,甚至包括一些设备的维护保养,工具的校准等等;



    然后,接下来再谈谈,企业的前景,可能合作的产品市场预期等等;



    再接着,肯定是一起出去吃顿午餐,要么规格略高的,要么具有特色的....



    然后,到了下午,一方提供图纸及要求,另一方则询问一些要注意的事项;



    之后才是供应商尽快制订出相应制程,同时作出报价,而客户这边则由采购进行议价及供应商管理部门介入到材料的品质管理;



    这,才是一个完整的供应商开发过程.....无论最终谈成与否,对于一个业务经理来说,那是考验业务能力的地方,只不过,无论如何,这个流程都是要走完的;



    只不过,凌志在车间里还没走到一半,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



    他对带着自己参观的业务经理表示了一下歉意之后,这才到一旁接通了电话;



    “什么?有可能明天就卖完?”



    “不行,我现在还在珠市呢,就算是赶最快的飞机怕也要晚上才能到....而且我还要先请示公司的两位老总....”



    “我就算现在到了也没用,我得先联系供应商把货供上来,然后才能安排生产,这怎么也要两三天的时间,你也知道,这个产品非标件那么多....”



    “供应商让你们来弄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需使用经过我们认可的供应商,而且那些开模费我们都是付了的,跟人家也是有协议的,别人没有违约又没有质量问题,我们没理由更换供应商...”



    “还有,你那个产线,没有张总和王总在,根本就开不起来,这事我比你还急...”



    “这样吧,你先等我一会,我给张总打个电话,看看他那边有没有办法抽身....后面咱们再谈别的好不好?”



    在一个电话里面,凌志的表情几乎变了好几次,一开始也只是故意而为之,后面就觉得没那个必要了。



    因为信诚电子那边的业务经理直接把电话打过来了,提出要让一帆科技尽快继续生产这个产品,而信诚那边也会尽力协调,无论是供应商还是产线,都尽量优先帮助....



    凌志很诧异这个产品为什么会突然爆火,他甚至一刹那间有点觉得自己跟不上时代:



    难道就那么多人喜欢玩水中摄影?



    在这里获得的信息量确实有些不足,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有那么多人买这玩意。



    无论是在凌志和张一帆他们的眼中,都是觉得,这个一千台水蛇机器人,花个一两个月甚至是半年,或者更久才卖光也不出奇;



    可现在....



    原因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怎么把它们生产出来,然后卖出去,一千套之后,卖得越多,也就越赚钱,这个道理谁都懂!



    恒天五金机械加工厂的业务经理李志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那个不知名的企业‘副总’在接着电话;



    其实,很多话他还是听到了些只言片语,也没怎么刻意去听,就是对方可能有点情绪激动,或者故意表现出这个样子;



    然后,他只能配合,一个人静静在那里站着,什么也不做,其实是很无聊,而且无聊的中间,还带着几分尴尬;



    但是为了饭碗,李志只能这么做,他下意识觉得,这个副总现在在演戏;



    这种戏,他看到过不少,但是,很多时候都是小企业才做的,表演出自己有多忙,然后,订单有多急,这让他在谈判的时候,多了那么一丝话语权。



    而真正的大企业派出的人员,根本不会有太多废话,更不用说表演了,等着跟他们合作的人太多了,如果没有个实权的人拍下板,他们还真是很难伺候;



    所以,李志心里已经开始想到,这位凌总等一下就会说,你们的设备考察得也差不多了,你们确实有能力承接我们公司的订单,但是同样,有着很多的竞争者....



    在这一点上面,李志很有经验,如临大敌也就为了接下来的这一刻;



    因为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追求,有的人在公司里面职位很高,只是拍板一句话,就能够决定很多事情,当然这个拍板的背后,肯定要有自己的一定的利益;



    而有的人,则是为了在公司真正表现出来实力,这个时候,就要考虑对方的承受度了。



    李志没少点头哈腰,哪怕是为了一起简单的客诉,他一样会和那些挑剌般的客户在那里喝着酒,打着哈哈....



    哪怕为了一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订单,他也曾在客户面前喝得烂醉如泥....



    而现在,他看到的是一个似乎同样卑微的自己,为了完成任务,几乎是不惜代价,他心里甚至还有了点敬意;



    甚至下定了主意,即便是这笔合作没谈成,还是一起和这个凌总吃个饭,喝个酒,没什么供应商与客户的关系,纯就是交个朋友。



    因为在自己的接待中,很少有客户会因为一个电话而向自己表示歉意,就凭这一点尊重,李志觉得,自己再加多一次报销的款项也没什么了!无非就是和老板解释一下。



    这样的人,值得交,同是天涯沦落人,谁也没必要为难谁...



    然而,最终等来的,却不是李志所想的那样,



    “李经理,实在不好意思,本来我今天是要完成贵厂的资质审核的,但是无奈公司那边有很紧要的事情要处理,我得先告辞了....”



    “这个,这个,凌总,这都到中午饭点了,咱们先吃个饭再走,合作不合作什么的,咱们都抛开一边不谈...”李志带着几分诧异说道。



    “这事还真紧急,实在是没办法,谢了李经理的好意,改天我回珠市还真想约你吃个饭,还望你能赏脸...”凌志笑着说道,其实想要走的意思已经流露在表情上。



    “那...凌总,我可是等着您电话了....”李志很无奈地说道。



    这个时候,他的心中有点失落;



    是那个凌总不会做戏呢?



    还是他的公司真就有那么急的订单?



    但是,怎么想都觉得没道理,演个戏演到一半,那真叫失败;



    而且什么事情能重要到让一个公司的副总直接就跑过去灭火?而且听起来好像还是订单多的事情,这种事,不应该是由工程,计划,生产之类的安排好就好了吗?



    李志有点纠结,哪怕是把行色匆匆的凌志送上他那辆奥迪A6之后,他还是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



    再一总结,这个事情来得有点怪。



    首先就是一家名不经传的企业想要工厂来加工一些部件;



    本来,工厂方是有些不同意的,但是在网上搜索一下,这个一帆科技还是有些产品,而且没什么坏的名声传出来;



    所以,还是在争论中才同意他们过来审厂,若是大公司要来,这还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然后来的就是这一个凌副总,一个人开车来的,连个助理都没有带上;



    照道理来讲,一般接客户来审厂的话,都是公司派的商务车,到达指定地点把人给接过来。



    但是这位爷完全不一样,找了位置,直接就开了个车过来了,他真是没经历过这些吗?不可能!否则也不会一下子指出那么多产线上的问题点。



    对每一个客户,李志几乎都有个大概的方向,这也是他在这个加工厂里面的生存之道;



    而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对这个一帆科技的了解,还真的停留在了一个很低的层次......



    :。: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