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清晨时分,赵轻玄,庞渝,郭羽,陈简钊等一众人静静地站在城门前。



    天岚城外的雍军已然集结完毕,披挂整齐的李鸿徒带着众将走到赵轻玄等人面前,视线不露痕迹的扫了一圈,待确定某个人确实不在后,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神采。



    “怎的不见诸葛先生?”



    赵轻玄询问道:“莫不是孤等礼数不周,惹恼了诸葛先生,这才故意避而不见。”



    齐申拱手道:“我家军师体向来不好,这几又偶感风寒,不便出来一见,还请宋君见谅。”



    “行军路上难免颠簸,若是病加重就不好了。”赵轻玄十分体贴地说道:“不若让诸葛先生暂且留在这天岚之中,待其康复后,再回蜀也不迟。”



    “宋王好意,孤心领了。”



    李鸿徒面无表地说道:“雍人还不至于那般矫,些许路途,总能撑得住。”



    “这多不好。”



    “没甚不好的。”



    李鸿徒抱拳道:“离蜀多,朝中事务恐怕已经堆积成山,便不久留了,就此别过。只望宋王莫要忘记那盟约之事。”



    “孤说话,向来是一口唾沫一个钉,雍君就放心吧。”



    赵轻玄同样抱拳道:“今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雍君风采。孤便在此祝愿雍国的各位一路顺风。”



    “后会有期。”李鸿徒点点头,径自转而去。而他后的诸将也纷纷向赵轻玄抱拳行礼,继而跟在李鸿徒的后离去。



    唯有龙翱天,他非但没有行礼,反而无视赵轻玄,冲着郭羽冷冷一笑,眼中满是挑衅意味。



    郭羽咧了咧嘴,随即将双手中指高高竖起,“你笑尼玛呢。”



    龙翱天笑容一僵,接着点了点头:“好,很好。”



    他转过去,沉声道:“下次再见,定要你尝尝我这戮神枪的厉害。”



    “起的什么几把名,还‘戮神’,你听着就不觉得羞耻吗?”



    郭羽怪笑道:“别以为叫龙傲天,就真把自己当话本主角了。”



    龙翱天冷哼一声,不再多言,小跑着跟上了前方李鸿徒等人。



    ……



    数万雍军拔营而起,往西开拨。



    行军路上,齐申撇过头,望向那始终沉默着的李鸿徒,又看了看他旁那座马车,犹豫半晌后,拨马来到他的边。



    “王上。”



    李鸿徒抬起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何事?”



    “要不要让行军速度放缓些。”



    齐申面泛担忧地说道:“从襄州到蜀州的路途可是不短,以军师的子骨,当真未必受得住。”



    “不碍事。”



    李鸿徒摇头道:“如果没有别的事,你便退下吧。”



    “这…”



    齐申叹了口气,旋即朝着李鸿徒一抱拳,驾马离开。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向来十分看重军师的王上,怎会突然变成这副模样。



    要知道,先前大军出蜀州时,由于军师体的原因,李鸿徒一开始就根本没打算让他随军出征。最后还是在军师的一再坚持下,王上才改变了主意。



    可眼下…



    对此,齐申也是没有任何办法,他只得招呼着手下继续前进。



    李鸿徒先是转头向天岚的方向望了望,接着一抬手,他侧的那辆马车顿时停住。



    他自马背上跳下,旋即走到马车跟前,掀帘而入。



    “走。”



    随着李鸿徒一声令下,马夫扬起马鞭,马车继续朝前进发。



    马车内的空间十分宽敞,李鸿徒闭上双眼,开口道:“虽然你外表看上去谦逊随和,可本质却是与孤一般无二。被自己厌恶的人给摆了一道,如果不能扳回一城,又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



    与北宋结盟之事,乃是小明一手策划。



    助宋军攻取天岚,明面上是为了趁机灭掉齐国,并且从北宋手中获得祁安,进而得到整座祁州。但实际上,小明所图的却是南方二州。



    虽然大雍也有出兵,但齐国终究是为北宋所灭,吕舒勤也因宋军而死。光凭这一点,即使齐国已亡,南方二州的残存齐军也会对北宋心存芥蒂。



    如果宋雍两国同时挥师南下,卿州与楚州毫无疑问地会偏向大雍,那么在南方的争夺上,大雍便会占据很大的优势。



    只等北疆内乱结束,蛮子再度进犯北境,雍国便可趁势出兵,一举平定天下。



    然而这一切,却俱是成了空想。



    天岚之战结束后,他们才得到消息。



    原本以为是乱成一锅粥的南方,实则早就被马志远给统合完毕。而马志远也并非如小明所想的那般只是拥兵自重,打算哪方价高便投向哪方。



    他想要的,是割据一方,顶替齐国成为九州之上的第三股势力。



    如此一来,小明的谋划尽皆落空,一旦北宋不予他们祁安,那么此趟襄州之行,他们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孤知道,相较于自己的体,你把某些东西看的更重些。你想如小时候所说那般,让雍字大旗,飘扬在九州每一座城池之上。”



    “可你若是出事,这未来大雍的丞相之位由谁来坐。”



    李鸿徒缓缓睁开双目,轻声道:“可别突然死了。”



    ……



    “这帮孙子可算是滚蛋了。”见得雍军尽皆消失在视野之内,赵轻玄一把揽过旁的郭羽,笑道:“有他们在,这几我玩得都不够安生,生怕他们忽然反水,再打上一场天岚之战。”



    郭羽摇了摇头。



    虽说那雍王一直与他们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但结盟之后立马倒戈攻宋这种事,想来他



    还是不会做的。



    且不谈对李鸿徒的名声会有何等影响,最重要的是,那样做对其完全没有任何利益可言。



    作为一国之君,自是不能全凭自己的好恶来行事。毕竟上一个那么做的齐王,已经被埋在天岚西门外的空地。



    齐国新灭,局势未定,有大片大片的土地可以去争抢,又何必在此为了一座未必能攻陷的天岚城而与大宋撕破脸皮?



    虽然在对待女人方面缺了一根弦,但李鸿徒绝对不傻。



    他是足以被称之为明君的大雍之王。



    至少,比这个搂着自己肩膀傻笑的铁憨憨看起来要强得多。



    “总之这件事只得庆祝一番,眼下时候正好,走,妹夫,喊上庞公,孤带你去逛窑子。”



    郭羽仰起脸,看向头顶上方那才升起没多久的朝阳。



    “臣并不觉得时候正好。”郭羽嘴角有些抽搐,“而且王上,这大清早上就带着当朝丞相和征南将军逛青楼,你就不会觉得有些不妥吗?”



    “那晚上去?”



    “这好像并不是白天晚上的问题。”



    “看你平里耍枪耍得那般精彩,怎的这种时候又如此婆妈。该不会是你的另一杆枪不如你的将军令那般威武吧。”



    “自是不然。”



    郭羽正色道:“臣手中枪拼尽全力只能用出三五式,可这另一杆枪却是能耍出九九八十一种花样。”



    “哦?竟有这般多的花样?”



    “那是自然,什么双鹅交颈式,老树盘根式,霸王举鼎式…这些个招式,臣是精通得很呐。”



    “孤只知道个推车式,平常还自诩老车夫。”赵轻玄惊讶地长大了嘴巴,眼中满是崇拜之色:“想不到妹夫竟然还是此道高手,倒是孤军神门前耍银枪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车夫只有更老,没有最老。”



    郭羽嘴角挂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俨然一个深藏不露的大高手:“既然王上盛邀请,臣自是不能拒绝。”



    “那就走着?”



    “走!”



    “孤还得向妹夫你讨教一二,好方便一会儿大显神通,作为交换,今花费统统由本王买单。放心,这事孤绝对不会告诉小妹。”



    “王上便是告诉她也无妨。”



    “那孤可说了啊。”



    “…还是算了。”



    在众人异样的眼光中,这一对君臣勾肩搭背,满脸怪笑着走入天岚。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