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买了次元袋,潘龙还剩下一些钱。他并没有再去买别的东西,也懒得再赚钱,而是选择返回了友善之臂旅馆暂且住下,修养调理精神。



    来到这个世界差不多一个月,他不止一次杀得血流成河,手下可谓尸骨累累。这当然不是好事,会对他的精神造成显著的损害。



    那些在战场上杀人无数的老兵,都需要每隔一年半载就回到后方,好好修养上一段时间,让自己的神经重新放缓,也让自己的精神状态从“战争”恢复到“生活”。



    潘龙这段时间的状态也不大正常,他同样需要修养一段时间,让自己恢复到正常状态。



    于是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他每天除了在旅馆附近找了个练武场,天天练功,熟悉自己的各种武艺之外,就是泡在旅馆大厅里面,和酒客们吃喝闲聊。



    友善之臂的消费水平不高,只要不乱吃,不喝酒,一枚金币足够消磨一天的时光。



    他就这么天天混日子,精神渐渐放松了下来,身上这段时间积累起来的杀气也渐渐散去,慢慢变得跟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差不多,又重新像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了。



    但他知道,在自己的内心,有些事情终究是不同了。



    手上的血可以洗掉,身上的杀气可以散掉,曾经的经历却不会消失,积累的那些杀戮的经验,已经深深镌刻在了他的心底。



    如果有必要,他随时可以变回凶残的“血腥马车夫”,随时都能开工拔刀,毫无顾虑和怜悯地杀个血流成河!



    (怪不得老爹叮嘱在这世界不能多待,要是我在这边连续几年不停地杀杀杀,只怕回到九州世界之后,也会变成一个杀人魔吧?)



    修养的这段时间,他也听到了不少有趣的传闻。



    比方说,火焰之拳佣兵团找到了一直在这一带肆虐的那些盗贼们营地,一场大战之后,杀掉的盗贼超过上百人。



    比方说,博德之门著名组织“铁王座”的老大因为内部倾轧,被敌人给毒死了。夺取了他宝座的人发现,原来雇佣强盗破坏纳西凯铁矿经营的就是他,而他早已在附近找到了另外一个铁矿,正在秘密开采。



    不仅如此,阴影谷的大贤者伊尔明斯特还造访了博德之门和安姆双方,促成了双方首脑的面谈。经过会谈,他们发现所谓“博德之门和安姆要开战”不过是有心人制造的流言,无论哪一方,都并没有向对方开战的意思。



    笼罩博德之门的战争阴云就此散去,但麻烦却并没有都解决。



    这段时间,各地的高层人事频繁变动,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潘龙将这些消息和自己当初玩游戏的经验对照了一下,又和自己看过的那些同人对照,大致上猜出了一桩桩大事背后的缘由。



    归根究底,就是沙洛佛克死了。



    博德之门这段时间遇到的各种麻烦,背后黑手都是沙洛佛克这个光头佬。他死在了烛堡外面的树林里面,就算有再大的野心、再多的算计,也都只能付诸东流。



    他死了之后,那些他之前安排的阴谋有的还能继续执行,有的则泡了汤。这家伙并不信任别人,大多数阴谋都需要他直接指挥——也就是都随着他的死而宣告失败。



    偶尔几个能够继续维持下去的阴谋,也因为铁王座的首领——他的养父被杀,而宣告失败。



    最终,这个巴尔子嗣所计划的全部阴谋,都遭到了可耻的失败。他虽然给博德之门的人们带来了不少麻烦,可最大的麻烦,终究还是没有成功。



    谢天谢地,可喜可贺!



    至于查内姆一行……潘龙在这里又住了个把月之后,得到了一份从阴影谷送来的信。



    信是查内姆写的,这个沉默寡言的战士写信也一样话不多。他告诉潘龙,自己、爱蒙和葛力安已经在阴影谷安顿了下来,葛力安继续完善他的“葛力安弑神飞弹”,爱蒙也在试着学习魔法,只有他还坚持走在战士的道路上——他觉得,既然选择了这个道理,就该沿着这条道路走到底。



    至少,也要看到高处的风景之后,才考虑是否改变方向。



    而且葛力安是个法师,爱蒙将来大概也是要当法师的,他们三个人里面,总归需要一个全副武装站在前方,为法师们抵挡敌人的战士。



    在信件的最后,他表示已经知道了自己巴尔之子的身份,但并不觉得那有什么可怕的——巴尔子嗣数量众多,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战士罢了,无论有多少巴尔子嗣,无论那些人围绕着这个身份折腾多少事情,都跟他没关系。



    反正,他绝对不会参与其中!



    看完了这封信,潘龙暗暗摇头。



    (树欲静而风不止,查内姆不想要惹麻烦,可麻烦却会来惹他。他想要学吉良吉影过植物一样的安静生活,是注定不可能的。)



    (除非,他能够消灭巴尔的神性,又或者巴尔在某个子嗣的身上复活成功,否则这个巨大的旋涡,迟早还是会把他给卷进去的。)



    (以查内姆为主角的游戏,可是出了好几个作品的。)



    确定这个世界的“大事”已经尘埃落定,潘龙也无意再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他的杀气消磨完了,现在回去,应该不至于被人给看出问题。



    “好吧,离开。”



    周围的景色如同水波般晃动,最后化为星空,又随着他向前迈步,变成了空荡荡的一片白。



    在这一片白里面,悬浮着他在这个世界搜刮的那些值得带走的东西。



    三个次元袋,一把长刀,一枚戒指。



    这三个次元带都是最高级的,加起来抵得上一座小仓库。而那把长刀则是用半食人魔村庄所得的一件魔法武器为基础,托班力特老板帮忙,请矮人工匠修改而来。



    为此,他把剩下的那些魔法武器都当成报酬,送给了那位工匠。



    这把长刀由精钢混合秘银打造,比普通刀更轻一些,更坚固一些,也比一般的同类更加锋利一些。但它真正的力量并不在于这些方面,而在于其中蕴含着的魔法力量“神圣”。



    当这把刀被挥舞起来的时候,会有微微的白光闪烁。如果目标是邪恶的生物,那么它大概能够在击中对手的时候,给对手造成相当于沉重一击的额外伤害。即使对手是没有实体的幽灵之类,这额外伤害也不会因此打折扣。



    不仅如此,这把刀只有在善良的人手上才能发挥全部的威力,如果邪恶之徒拿着它,不仅不能发挥出它的真正力量,反而会被它的神圣之力所伤,变得有些虚弱。



    有了这把神圣长刀,潘龙就算面对幽灵鬼怪之类,也不需要狂暴就能杀伤对手。就算是遇到老爹曾经提到过的神秘莫测的“诡异”类型妖物,他也有了一个可靠的战斗手段。



    至于那枚戒指,则是很普通的“+1防护戒指”,可以给佩戴着增加一层奇特的力场,让敌人在攻击他的时候,攻击会有一定可能偏斜,难以击中。



    它的效力在同类戒指里面是最弱的,但也足以让一个未经训练的平民对此束手无策。没准在什么时候,潘龙就要靠它救命。



    看着所有的五件东西,潘龙点了点头,点开了灵气槽。



    这一看,他顿时吃了一惊。



    这次消耗的灵气,比上次多了很多!



    “难道说……我在虚幻世界生活得越久,消耗的灵气也越多吗?”他自言自语,“这样的话,下次我还是找一些比较短平快的世界进去吧……”



    灵气槽里面的灵气已经所剩无几,五件东西根本不可能全部带走。



    他仔细思考了一会儿,首先选择了那把神圣长刀。



    别的东西都能将就,唯独武器不能。这把刀不仅威力比一般的刀更好,更重要的是它能杀伤鬼魅,万一遇到这类敌人,能够帮上大忙。



    然后,他又选择了一个次元袋。



    虽然没办法都带走,但有一个总好过没有。一个高级的次元袋,也抵得上一间小杂物间,起码比他那架马车能够装的东西更多。



    出门在外,有这么一个次元袋,实在方便多了。



    选了这两件宝物之后,山海经残片积累的灵气几乎消耗殆尽,再也带不走任何更多的东西。甚至都不用潘龙选择,另外两个次元袋和那个+1防护戒指就微微一震,化作光点,消失得无影无踪。



    潘龙轻叹一声,稍稍有些惋惜。但看看自己到手的两件东西,又满意地笑了。



    能够得到这两件宝物,就不枉这段时间的辛苦。



    而且……他心中默念,透明的角色面板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角色面板上的六级野蛮人,数据清清楚楚。



    他略一思考,将最后一点武器熟练度加在了刀上,让自己“刀”的熟练度达到了两星。



    这意味着从此以后,他用刀的手段也就不逊于一般的江湖老手,再不是过去那些直来直去的简单招数了。



    然后,他试着滑动角色面板,切换到了“剑与悲歌”的盗贼。



    关于战斧、长弓和刀的那些额外的武学经验顿时减少了许多,可并没有完全消失,还有模模糊糊的印象,存在于他的心里。



    (看来,我又发现了这角色面板的新功能!)



    (只要掌握了一种本领,就算切换了面板,我也能够凭借印象,通过自己锻炼,将它恢复到相应的水平。)



    (这样下去,我怕是真要变成一个擅长各种武功的全能高手了啊。)



    (老爹他除了拳脚之外,就练了一个左手剑,已经足以作为底牌。而我的底牌,只怕会有点多呢……)



    想到日后自己可能会做一个“底牌”,右一个“底牌”,手段多得让敌人绝望,潘龙就忍不住觉得好笑。



    那样的场面,一定会很有趣!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