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PS:这一章看完后,估计不少兄弟又要做我水章节,拖剧情了。



    在这我想说一下,我只是想写的更详细,将人物性格塑造得更鲜明形象一些,并不只是单纯的水。



    而且这本书从头到尾都是碎片化的时间,碎片化的时间基本上都是有点慢!



    ………………



    “姐,到现在我还晕晕乎乎的呢,



    没想到,之前听到的都是真的,我们这次回国,真得是要回那什么叫主家的。”



    走在队伍中间的许春晖,突然转过头来,小声的对着许静说道。



    “是啊!”



    “还不光光只有我们一脉,竟然还有其他三脉都要一齐回归,真是不知道,当年我们许家有多鼎盛,



    竟然传承了三千多年!



    你要知道整个华国明面上也才五千多年的历史,而许家实际占了五分之三?



    真是恐怖!”



    同样,



    许静作为女生,虽然年龄较年长几岁,但也依然没有从这个巨大的消息炸弹中,缓过神来。



    “现在世界发生大变,我们四脉在这个时候一起回归主家,不知道会生什么事?”



    许欣雅眼神迷离,望着远处的山头,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是在思考些什么。



    旧银山许家小辈三人中,当数许欣雅天赋最高,能力最长,



    倘若不是这次突然的回归,耽误了她的教授评选,估计现在她都是哈佛的副教授了。



    二十四岁,如此小的年纪能够当选世界著名学府的副教授,这在常人看来,绝对是不可能的。



    开什么玩笑,



    常人二十二岁才刚刚大学毕业,甚至还在读书中,又怎能理解他们的世界!



    “这些人看样子是要去找山上许小哥,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后面还带了这么多东西?”



    一名村民看着众人行走的方向,立即判断了出来,但马上又陷入了新的迷惑中。



    ……………



    山路两旁,高树林立,莫知明的枝头上,悄然露出点点绿色,抽出几丝嫩芽,



    隆隆寒冬的过去,带来了气温的些许回暖。



    正值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路旁的丛林中,时不时的传出几声动物的叫声,高头大树上,也传来一阵阵叽叽喳喳的声音。



    十分钟后,



    走在队伍前方的许展宏,终于来到山上,而此刻,映入他眼帘的一幕,让他感到十分惊叹



    远远的望去,占地面积极广的许家宅院显得大气磅礴,让人第一眼就折服于它的壮观。



    空中泛起的淡淡雾气,将宅院院衬托的时隐时现,隐隐约约,颇有几分仙家道土的意味。



    “主家!”



    见到了主家,饶是许展宏好多年培养下来的心性,心情也不免得有些波动。



    一方面是有些激动,毕竟准确来说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到主家,从前,他也只是听自己的父辈说过几次而已。



    另一方面则是有些不知所措,有些茫然,毕竟这么多年未联系,虽然有着族规的牵绊,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没有底。



    如今,



    四大支脉一起回归,他也摸不清楚所谓的主家,对他们支脉到底持什么态度。



    反对?



    还是支持?



    还是无所谓?



    最终的结果,谁也说不准!



    这也是他许展宏成为许家家主,掌管整个家族以来,第一次做没有把握的事。



    “展宏老哥,你这是怕……”



    看着停下脚步,不再走动的许展宏,新减坡许家家主许世翔走上前来,面带疑色的问道。



    许展宏没有说话,对着围拢过来的其余三家家主点了点头,肯定了他们的猜测。



    同样,



    有着相同想法的人不仅仅是许展宏一人,其余三家皆是如此。



    “咦?”



    “怎么都停下来,不往前走了?”



    “不是说趁着时间,赶紧将所有事情办完吗?”



    看到队伍停了下来,不再继续往前走的时候,许静感到了有些疑惑。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估计四家的家主在处理什么事情吧。”



    站在旁边,



    来自新加坡支脉许家的一名小辈,闻言后,立即开口回应道。



    “姐,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空气很清新?”



    依旧是许春晖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小子,突然拍打着许静的肩膀,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说道。



    “空气清新?”



    “我说春晖,空气清不清新你也能闻得出来,你那鼻子是狗鼻子吧?



    这里是昆仑山脉,山里的空气当然比其他的地方要好!”



    听到自家弟弟那不着调的话后,许静转过身来,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骂去。



    “不对!许静,



    先别着急说你弟弟,你弟弟说的好像是真的,这里的空气好像真得有些不对劲,”



    那名新减坡许家子弟,觉察到体内有些不正常,突然开口说道。



    “正恒,刚刚我的瓶颈有了一点点的松动,



    这里空气中的灵气浓度非常高,比我们家都超过不少。”



    这时,与许正恒来自同一支脉的人,忽然开口提醒道。



    “奥,对!



    原来是灵气,怪不得自从上山后,我便觉得体内有点不对劲,原来是瓶颈松动了!”



    明白原因后的许正恒,脸上带着狂喜之色,对于修行做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突破境界更好的事了。



    “瓶颈松动?”



    许静听后,



    同样知道他们口中所说的是什么,经过昨天的一夜,许老爷子早就将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但是,她只有羡慕的份。



    整个旧银山许家,也只有老爷子和其他的几位老族人身带修为,除此之外,任何人都没有修行。



    这倒不是因为许老爷子,不想将修行之法教给后辈,而是当时



    已经面临着道法末日,灵气早已枯竭的干干净净,根本无法修道,几十年的苦修下来,根本毫无结果,得不偿失。



    最后,老爷子索性决定,从他的子辈开始,所有许家子第人放弃修道,



    只是每年定期,让家族后辈们到某神秘特种部队,进行服役三个月,提高搏击技巧,保持自己的战斗力即可。



    “终于来了!”



    “人还真的不少,看样子这些支脉在外面过的还可以,反倒是主家………”



    早在四家支脉刚刚上山的时候,院子里的许淮便已经知晓。



    说话间,



    许淮轻挥衣袖,空中瞬间出现密密麻麻的一团,闪着荧荧绿色的阵法信物,



    紧接着体内真元不断涌动,顺着手臂的筋脉,透过手指喷涌而出。



    “去!”



    一声低喝响起,



    一道道的绿色阵法信物,如离弦之箭,带着恐怖的速度,破空而去,只在原地留下摩擦空气而产生的爆鸣声。



    “手持信物,穿越阵法!”



    “欢迎你们回到主家!”



    这时,



    一阵浩荡,虚无缥缈,又十分厚重的声音,在众人的上空猛然破开,让人措手不及,感到吃惊!

glossolu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