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帐篷内只剩林清词一个人,等她再抬头,昨晚那只八哥倒映在瞳孔中。



    她惊得跳起来。



    明明被叶少卿弄死的东西,这怎么又活过来了。



    她一时说不出话,眼神直愣愣的与之对视。



    八哥行走在案子上,步伐姿态非常拽,这一次说话用了男人的声音,有些尖细:“见到本少是不是被吓傻了?叶少卿那点本事可杀不了我。”



    林清词缓过神来,开门见山道:“你想怎样啊?”



    “不怎样!就是想令你惊慌失措屁滚尿流,整得叶少卿分身乏术。”



    林清词接着他的话说:“然后你们西凉一举攻下天峡关?”



    “看来你还不算太蠢!”



    林清词不甘示弱的怼回去:“跟你一起对比那自然不算。”



    八哥气的吭哧,一只翅膀做出割人喉咙的动作,嘴里发出“咔”一声。



    林清词淡定道:“你小心折了膀子飞不起来,我可不像我夫君,一来就给你一个干脆的。我会把你毛都撸干净,用绳子扣着你一只腿,走哪拖哪。”



    “毒妇!”八哥咬牙切齿。



    “总比你骚扰旁人来得正义。”林清词停顿了一下:“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不顾风险天天来此,死了两回毫不退缩。哎,你长什么样子?有没有我夫君好看?地位高不高?我可以考虑。”



    “你想得美!一介妇人,有何资格得本宫青睐!更不配得知本宫长相。”



    “本宫?皇室的人?”林清词抓住了核心要点。



    八哥:“......”



    林清词琢磨着套点有用的信息,它翅膀忽而一动,动作快得不得了,瞬间的功夫,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四周归于沉寂,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林清词一脸懵逼,怎么好端端的又跑了。



    正准备出去问问营地管事叶少卿的去向,以便向他报告八哥来此的消息。



    匆匆忙忙往外走,哪晓得外面的布档突然被掀开,她一头撞进男人胸口,反弹了一下后仰,径直摔倒在地。



    林清词:“......”



    叶少卿一手负后,一手垂在身侧,轻斥道:“毛毛躁躁,你走路不带眼的么?”



    “你怎么不扶我一把?”林清词麻溜地爬起来,嗔他一眼,低头弯腰拍衣袍上的灰尘。



    怪不得那只鸟跑了,估计感知到了叶少卿。



    “自己不看路撞人反倒怪人不扶着你,蛮不讲理。吃了几回亏,你好学会稳重。”



    林清词:“......”



    古装电视剧上的男主不管距离女主有多远,在女主角滑到的一刹那,总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搂住女主后腰来个浪漫的旋转公主抱,然后飘飘缓缓落地。



    两人神情对望。



    可到她这儿各种状况不说,每回还都让她摔一个四脚朝天,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这也就罢了,关键男人不心疼。



    今天她逞能命令了李大夫,这人能饶她吗?



    涉及扰乱军心这种,听起来像杀头的罪。



    她要好好哄一哄他,期望能获得他的原谅才行。



    眼珠子一通乱转后,嘴角勾起自认为美绝人寰的笑容:“在夫君的悉心教导下,我不仅能学会稳重,日后还会积累过人的智慧。你在外面辛苦了,我给你倒杯茶去。”



    叶少卿扫了她一眼,坐到案子前。



    林清词递了茶水,移至他身后,殷勤道:“我给你捏肩,以前我......我爹,就喜欢我给他捶背捏肩。”



    小手握拳轻捶他肩膀。



    叶少卿心里痒痒的,放下手里的瓷杯:“你是不是闯祸了?”



    “没有啊。我今天反而还救了一个快死的人呢,得到了旁人真心感谢。”



    叶少卿眼眸微微一眯,大概想明白了,他语气沉冷:“听闻你在京中是出了名的闯祸精,还有妖女的外号,每每仗着自己的身份欺凌弱小,你现在的变化使我愈加怀疑京中对你的传言是否有误。”



    林清词生气了,她知道原主名声不太好,但那姑娘只是个才满十五的小丫头,又待在闺阁,能坏成什么样?



    居然还被称为妖女,她霍乱君王了还是咋?“肯定是沈秋容雇来的水军黑我的!”



    “水军黑你?”



    林清词:“……”一激动忘了她现在是古代人。



    她反应也快:“这是我自创的口头语,意思就是沈秋容污蔑我。”



    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又继续道:“你自己判断,从成婚至此,我有没有给你惹什么麻烦?没有吧?至于妖女,我认为那是对绝色美人儿的另一种赞美。就像狐狸精,都长得好看。再来说欺凌弱小,我欺负谁了?每回都是人家逼得我没办法了我才反击,就拿董嬷嬷来说,你信不过我的丫头,可以问问大旺和春喜,我足足忍耐了她半个月才发脾气。”



    叶少卿:“……”



    她倒委屈得紧。



    看来被人冤枉得不轻。



    半掩下眼睫,沉默了许久:“你在此救人便不对,军中药材供给稀缺,物尽其用才是正道,你一介女子不懂得其中的厉害,念你是一片好心,暂且饶你一回。日后不可再犯类似的错误,否则军棍伺候。”



    林清词:“……”



    他竟然知道了,不过这惩罚比依萍她爸还狠。



    自觉理亏,也无从反驳,应承了。



    随之想到一个好主意:“其实我有个解决药材供给的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听。”



    “此刻正闲,听一听也无妨。”



    林清词道:“大面积人工种植药材,你手底下这么多人,很多都是农户出生。你提供种植方法给他们,岂不是轻松解决药材稀缺了的问题吗?还有大夫,这么大的营地只有李大夫一个大夫吗?人手明显不够,你该培养一个医队出来,这样可以抢救更多人的性命。”



    “想法很不错,但种药材不是种庄稼,没你想象的那般简单。医术亦是如此,有天分的人并不多。很多人连字都不认识,即便学会了医术,如何给人开方子?难道光凭一张嘴说?且上了战场本就应该把生死置之度外,若一直想着受伤会有人救治,心里便是有了一层依仗,如何能全力以赴?”



    林清词:“......”



    好有道理啊。她心中的天平已经倾斜了。轻轻一叹:“看来我还是太年轻了。”



    “你不是年轻,而是没脑子。”



    林清词:“……”啷个能对媳妇这样子说话?

glossolutions.com